主页 > A生活客 >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古老电脑游戏 >

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古老电脑游戏


2020-06-14


所谓的「首音互换」(Spoonerism)是一种语言现象,意思是把两个字的首音交换。中文的维基百科记载了一个有名的英文範例:把 The Lord is a loving shepherd(主乃慈爱之牧)里 loving(慈爱)的首音 L 跟 shepherd(牧羊人)的首音 SH 互换,变成 The Lord is a shoving leopard(主乃推撞之豹)了!这就是「首音互换」。

因为这幺一换之后偶尔会产生奇异令人喷饭的句子,「首音互换」多半用于语言游戏,用来炫耀机智幽默。不过它也是一种口语上会自然发生的口误。有些科学家用来研究语言的神经机制。

中文有没有「首音互换」现象?把「电脑」讲成「念岛」也许可以算是。不过因为「念岛」这个词没有意义,这个例子不算特别的妙。把「你今天要好好表现」讲成「你今天要好好小便」就稍微有趣一点。熟习中文语言游戏的人也许可以举出一些比较好的例子。中文的「首音互换」现象感觉上没有英文普遍,不知道为什幺。

英文的「首音互换」被广泛地用于幽默文学里。有一个奇特的尝试,是Infocom公司1987年出版的文字冒险游戏 Nord and Bert Couldn’t Make Head or Tail of It。标题就很令人喷饭了:「诺德与伯特搞不懂它是个什幺玩意儿」(cant make head or tail of something是英文谚语,连头跟尾都分不出来,搞不清楚状况的意思)。「诺德」跟「伯特」这两个人很奇怪的跟游戏一点关係也没有,这个无意义的标题是靠怪取胜。怪是怪,不过非常适合这个游戏,因为这个游戏真的非常令人搞不懂啊。

诺德跟伯特的世界,基本定律似乎不是物理,而是语言,因此只要能控制语言,就可以控制世界。例如说游戏中我们看到一颗「粗糙的珍珠」(gritty pearl),如果眼尖,注意到这两个字的首音互换后有意义,就可以把这颗「粗糙的珍珠」变成「漂亮的女孩」(pretty girl)。

「诺德与伯特」这个游戏分成八个章节,每个章节专注于不同型式的语言游戏,我最近稍微尝试了一下一个叫 Shake a Tower(摇晃高塔)的章节。它的主题自然是「首音互换」,因为首音互换后成了一个新词Take a Shower(洗个澡)。

(请注意以下的讨论会洩漏游戏的解答。想要自己解这个游戏的人请停止阅读。) 一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古老电脑游戏 Image Credit: Infocom Gallery

游戏一开始还算是容易:lead house(铅皮屋)可以变成 head louse(头蝨)。之前提到「粗糙珍珠」变成的「漂亮女孩」,美得发光,照耀在一扇门上(shine on the door)。我们可以趁机请她到「河边吃晚餐」(dine on the shore),然后把她的「钥匙」(pan of keys)变成「罐装青豆」(can of peas),然后把「罐装青豆 」餵给河边一堆饥饿的石头吃。「吃饱的石头」(fed rock)挡在路上,不过没关係,因为可以把它变成「红狐貍」(red fox)。

红狐貍跑走后我们看到一个「古怪的院长」(queer old dean),可以变成「敬爱的女王」(dear old queen),这时有只豹跑过来推撞那个女王(pushing leopard),我们就把它变成「慈爱的牧羊人」(loving shepherd),跟着他走,最后找到了一个老工厂(old factory,跟嗅觉 olfactory 谐音,这是一个谜题的线索)。

这些谜题听起来似乎非常隐晦,不过其实很容易解,因为首音互换后要有意义的词,通常语意很不自然,所以只要找出文字里最奇怪的词,然后调换一下首音即可。而且这些词不太多,大多都是广为人知,我只是查了一下维基百科有关「首音互换」的条目,就已经读到几个谜题的解答了。

问题是些只是暖身操。到了老工厂后,这个游戏的难度就突然遽增了。老工厂的描述如下:

第一个难题是我们看到牧羊人正在努力的「从老鼠的嘴巴里拉出一条衣服来」(pulling a habit from a rat)。解答是要跳格,把 habit 跟 rat 的首音互换,变成「从礼帽里拉出一只兔子」(pulling a rabbit from a hat)。这幺牵强的解答我可想不出来,不过下一题就更难了。

有些泡棉(foam)在燃烧,能变成什幺东西吗?我在百思不解后看了解答,居然是要在泡棉燃烧时,用「谜语自娱」(riddle while foam burns)。这时冰柱(icicle)慢慢被燃烧的泡棉融化,变成了「彻底煮熟的冰柱」(well-boiled icicle),我们接下来把 boiled 的首音移到下一个字,冰柱就变成了「加了机油的脚踏车」(well-oiled bicycle)了 !可以当交通工具。

啥?为什幺要在泡棉燃烧时,用谜语自娱?我猜它的原理是把 riddle(猜谜)跟 foam(泡棉)的首音互换,变成 fiddle while Rome burns(成语:罗马皇帝尼禄据传在罗马烧大火的时候还在拉小提琴)。不过这跟游戏的剧情有时幺关係?谁想得到这种答案哪!

游戏困难的部分才刚开始:Back of the Jean Stock(牛仔裤仓库的后面)变成 Jack and the Beanstalk(杰克与魔豆),blushing crow(脸红的乌鸦)变成 crushing blow(重重的一击),你还可以把这个「重重的一击」,当成物品带在身上,以后用来攻击一个「乾净的巨人」(clean giant,jean client 「要买牛仔裤的客人」的替换)。

如果这些还不算扯的话,还有一个奴隶装扮的精灵(sold elf,也就是被出卖的精灵),他摇身一变,变成你未来的自己,因为把 s 移动一下会变成 old self(老自我)!

语言游戏的世界博大精深,刁钻到这种程度,我是无福消受了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申博太阳城_乐虎国际下载客户端|美好的交流园地|关注民生新闻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送38彩金平台可提现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红树林app下载